星城台灣掌中戲國寶家族李天祿及其長子陳錫煌的世代相承,精神永續。時代一直在前進,美好的事物和感動,也會一直留傳下去。50年前,陳錫煌是轟動武林的布袋戲師傅,用雙手賦予了戲偶靈魂,訴說著人間百態,今天,他讓自���發揮更大的力量,毫不藏私的將百年絕學的秘密毫不保留的傳給下一代。陳錫煌是行政院文化建設委員會特別指定的「重要傳統藝術布袋戲保存者」,他與胞弟李傳燦,從孩提時就跟隨父親修習掌中戲藝,其祖許金木也是台灣享有盛名的一代偶師,超過130年歷史的世家,渾厚的藝術薰陶令人仰望崇敬。

李天祿一家,淡泊名利而豁達,每位成員一生所執著追求的,就是把自己學到、看到、得到的戲藝美學,和外界分享,並且繼續傳承下去,將服務他人、分享美好的人生觀與哲學觀,轉化為在勤奮工作,跟開拓事業版圖上的全心全力投注。

高齡82歲的陳錫煌追溯,他的祖父,也就是李天祿的父親許金木,24歲時跟隨從大陸泉州來台的師父許金水,學習布袋戲的功夫,這位許金水藝出高門,乃是師承台灣北部南管布袋戲大名鼎鼎、極受歡迎的演師─陳婆,也就是民間暱稱的「貓婆」門下。許金木結婚後自立門戶,組成「華陽台」劇團,李天祿成家後,在1931年另組「亦宛然」劇團,這一年,正是長子陳錫煌出生的年份,從此,打響也奠立了「宛然」的閃亮名號,之後不管是「新宛然」、「巧宛然」等等創新團名,都在延續創立時期的「亦宛然」精髓與靈魂。

格式完備的掌中戲,也就是布袋戲的源起不過400年,陳錫煌家族就綿延了百餘年的香火譜系,歲月的淘洗跟磨練,讓這個家族累積的基業礎石根深蒂固,穩若泰山,無論是父祖親手所栽種的茂葉繁蔭,還是新生代的開拓、創新與維繫,內裡的底蘊以及散發出的奪目光澤,都有一種旁人無可企及的安心和幸福。

陳錫煌透露,其家族樂天知命,父祖兩代都是入贅,在舊時代封建的沉重包袱下,常被冷言冷語譏諷失去了男子在本家傳宗接代的價值,飽受輿論殘酷對待,但他們並不自暴自棄,反而帶著創新的革命頭腦,醉心於掌中戲技藝的鑽研與發揚,把藝術與畢生職業當成光榮的姓氏一般來傳承,走出一條自己的路。陳錫煌回憶,父親教子甚嚴,他與弟弟視父親亦父亦師,戰戰兢兢,不敢怠慢。李天祿對掌中戲演出的要求近乎吹毛求疵,陳錫煌也努力達到爸爸的期望,把嚴格當成是磨練。陳錫煌笑說,他因此練就了一身好功夫,從一般男人不會做的戲偶雕刻、偶服精繡,到生旦丑的說學逗唱姿態,他都用心苦練再苦練,揣摩更揣摩,彷彿永無止境,因此方能精益求精,甚至現在揚名國際,讓世界驚豔。

被尊稱為「萬能」師祖,陳錫煌笑道,他從童年時,擔任父親李天祿的助手,也就是「二手」,就要學會判斷「頭手」演師的需求與情緒,經常父親一個眼神,他便要有如外科護理人員一樣,遞上所需的戲偶或道具,而台下觀眾們的反應,也經常是隔著戲台的他必須細心判斷的,布袋戲獨特的表演方式,讓演師必須練就眼觀八方、耳聽四面的耳聰目明絕技。至於劇場表演者與觀眾間的互動,學問更是高深,而擔綱頭手表演者時,該如何全力將四肢頭手和聲音效果,搭配戲偶布景跟環境,將所有元素運用得淋漓盡致,在擔任協助副手時,又該怎樣提供頭手後方的補給、盡心支援、完美演出,陳錫煌透露,他和爸爸、祖父、祖父的老師也就是師祖,其實都是不使用言語教導講授的師徒傳承,必須靠自己觀察,再從生活中摸索,加上多年經驗累積,方可成就一身的戲藝。

新光集團的家族堅持、優良傳統,以及新光金控期許成為華人地區最佳全方位金融服務機構的願景,讓人看到台灣家庭文化的淳厚樸實。新光集團從最初砌起的第一塊磚開始,一直秉持著相同理念,不以私人和家族的近利為最重要的考量,反而是以求取客戶、股東、員工權益之最大化, 取之社會、用之社會,積極投入慈善公益活動、創造社會美好環境為第一使命,企業文化的傳承和大愛,取代也發揚光大了家庭的功能,讓企業品牌為更多人而存在,造福的光圈更開闊,在珍惜傳統和累積經驗的同時,更不忘聽見看見,並且還要精確掌握新紀元的脈動。

以上訊息由新光人壽提供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陳曉旭 的頭像
陳曉旭

陳冠希

陳曉旭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